咪咕体育直播在线无插件:停摆、上书、欠薪、参赛费,NBL联赛一步步走向寒冬


11月10日,原本应该上演2022赛季NBL联赛的揭幕战,但截至记者发稿时,12支NBL的参赛队,还没有一支球队到达本次赛会制比赛的举办地——江苏南通。

这是自2004 年国家体育总局篮管中心将此前的全国篮球甲B联赛变为NBL联赛以来,18年未有过之怪现象,有媒体刊文称,本赛季NBL停摆,主要原因是12家俱乐部拒绝交纳40万元的参赛费。

640.png

其实不然,40万对各NBL俱乐部而言,不算少,但也称不上多,事实是因为疫情,NBL过去三年一直身处隐秘的角落,悄悄的比赛,默默的收尾,而现在,这个联赛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边缘。

无故被推迟的联赛

先把事情回溯到2019年,那年,中国篮协将此前一直“管办分离”的NBL联赛的运营权,收回到了自己手中,并且主办了2020年和2021年的NBL联赛。2022年3月,篮协将NBL的运营权,交到了深篮体育(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称深篮公司)手中。

当然,深篮公司一直称,他们是NBL的品牌管理公司,而非赛事运营公司。

深篮公司,是中国篮协的全资公司,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是中国篮协的一个部门,进行赛事品牌管理的职责,现在中国篮协向下管理的所有全国性赛事及国家队,都由深篮运作,共有16支各级别国家队,22个联赛。

换句话说,除了CBA联赛,都归深篮,这其中也包括NBL。

640 (1).png

深篮公司甫一接手NBL联赛,就在今年6月做了一个让所有NBL俱乐部都惊掉下巴的决定:新赛季NBL将于11月开赛。众所周知,为了避开CBA的热度,NBL从来都是夏天开赛,秋天完赛,因为如果与CBA同时开赛,NBL根本抢不到市场关注度。

所以第一时间,NBL的12家俱乐部就向中国篮协提出了不同意见,并给出了理由。

疫情之下,NBL各俱乐部及母公司的发展均受影响,部分俱乐部遭遇无法正常支付员工薪资的困境,开赛时间推迟,打乱了俱乐部年度计划甚至远程规划,会进一步加重各俱乐部薪资负担。

第二也是最关键一点,如果11 月开赛,囿于CBA影响力,NBL关注度和收视率将进一步下降,从市场角度看,NBL球队覆盖更广大地域、更多人口,多年养成的夏天观赛习惯也会随之改变,不利于商务开发,NBL根本无法和CBA进行市场竞争。

此外,根据往年NBL夏季开赛的经验,绝大多数 NBL俱乐部和队员的合同均将在9、10月到期,联赛贸然推迟,俱乐部仓促和运动员续签合同,也会影响运动员比赛。

1.jpg

CBA和NBL原本还计划设置短期交流计划,即每支CBA俱乐部交流两名运动员到NBL俱乐部,如NBL和CBA同时举行,CBA俱乐部不会允许短期交流,人才交流计划形同虚设。

裁判也是个问题,NBL和CBA均为五人制比赛,裁判名单存在一定重合,同期比赛,裁判员调配可能做不到临场执裁人员充足,也可能无法保障比赛顺利进行。

正常来讲,NBL联赛时间调整,无论从工作流程还是竞赛和商务开发角度,都应该至少提前一年规划,并正式通知俱乐部,让俱乐部有准备,做好预算,也让教练员、运动员有数,展开针对性的训练、备战计划。

2.jpg

最后,NBL各俱乐部建议,今年的NBL先正常在夏季进行。2023年春季,NBL球队再与CBA无缘季后赛球队进行比赛交流,产生更多交叉。

这份说明文件于6月22日上交中国篮协之后,宛若石沉大海,截至记者发稿时止,经与12家NBL俱乐部逐一确认,中国篮协及深篮公司关于此事未对任何俱乐部有任何官方及私下回复。

突然出现的40万参赛费

2022年8月底,深篮公司下发了关于选举2022赛季NBL联赛执行委员会委员的通知,但在执委的人数分配上,又引发了NBL俱乐部的不满。

因为在最终选出的11名执委中,有5人来自中国篮协,3人出自深篮公司,3人是俱乐部代表。

“我们没有奢望能像CBA一样,20家俱乐部都是股东,遇事投票表决,但11人的执委会里只有3人来自俱乐部,比例太低了。”河北翔篮篮球俱乐部投资人王兴江告诉记者,“只要有投票的环节,不管俱乐部有没有不同意见,都没法获得通过。由12家俱乐部共同参与的联赛,参与者没法在重大决定中了解和掌握自己的命运。”

3.jpg

12家俱乐部的担心很快成为现实。2022年10月14日,深篮公司下达了新赛季开赛报名的通知,“参赛费”一词,也正式浮出水面。

需要指出的是,过去两个赛季由于疫情,NBL一直是以赛会制的形式办赛,联赛收入覆盖不了成本,为此中国篮协进行了部分补贴,同时有俱乐部愿意在球队所在地承办比赛,承担了部分办赛费用,所以过去两个赛季的NBL,也都成功完赛,但今年,中国篮协的补贴没了。

周三(11月9日),记者曾给深篮公司总经理严晓明发了短信,希望就NBL联赛可能停摆一事进行采访,严晓明与记者约定10日上午进行电话采访,但10日上午直至深夜本报截稿,严晓明一直没有接听或回复记者电话。

“篮协去年还拨款很多,但今年因为疫情原因,国家队基本上全年飘在外面,从3月份一直飘到10月份,就是巨大的费用,巨大的变化,这样的背景下,已经无法像过去那样对这个赛事进行补贴了。”严晓明此前在接受新华社、人民日报和体育大生意记者的联合采访时说,“协会把这些赛事交到深篮,也很明确,第一个就是比赛必须办,第二个,允许我有轻重缓急,我这边就衡量了,女篮联赛,这是直接为国家队输送球员的,排在首位,目前联赛形势也不很好,我为WCBA联赛投入最后预算亏将近800万,但我必须要做好,这些关系到中国篮球后备力量。”

“NBL不是,如果他是,我可能赞助也好找一些,但他这个情况,我整体预算做的比较低,总共做了500多万预算,因为协会不让亏损,我算下来最多投200万,剩下的俱乐部一块共担。”严晓明说,“NBL毕竟是职业赛事,女篮不是职业联赛,U系列不是职业联赛,就是一个公益性质的比赛,NBL是职业赛事,大家共担,来把比赛做下来。”

记者看到了这份深篮公司做出的2022赛季预算表,本赛季NBL联赛,预计支出共686万8200元,3家赞助商的赞助费用110万,其间差额576万8200元。

6.jpg

10月12日,深篮公司组织召开2022年NBL联赛执委会会议,深篮公司提议,这576万的成本,深篮体育分担20%,俱乐部需共担其余的80%,这80%的亏损,12家俱乐部大概平均下来,除去承办本赛季赛会制比赛外的参赛俱乐部,其他每支参赛俱乐部每家再交40万,零头抹了。

而在此后投票确定交纳40万参赛费环节中,以8票赞成,2票反对,1票弃权,通过了交纳 40 万参赛费的决定。

据记者了解,反对票和弃权票,来自与会的 3 家俱乐部代表,篮协的5名代表,和深篮公司的3名代表,全部投票赞成。

会后,执委会向各俱乐部传达了投票结果,并且声明,如果各俱乐部不接受此规定,联赛将无限期延期,直到达成一致意见为止,方可办赛。

上报到体育总局的文件

在NBL的12家俱乐部看来,通过执委会争取的办法已不可行,但他们的反应也非常迅速,10月17日,12家NBL俱乐部联名向体育总局提交了关于NBL联赛情况的反映。

文件中写到,自2017年中国篮协实体化改革以来,NBL联赛每况愈下,生存困难,原因一是中国篮协不重视NBL发展,12家俱乐部明显有“后娘养”的感觉,严重忽略了除国家队、CBA等重点项目以外的篮球经营者、投资方、俱乐部的意见建议。

7.jpg

NBL各俱乐部也不赞成深篮公司作联赛运营方,认为中国篮协在选择运营方时,应考虑其管理能力和商务能力,中国篮协收回NBL授权,理应改善联赛生存状况,如不能,就应向社会公开招标,遴选NBL 运营公司,中国篮协给予商务授权,赛事的组织管理仍由中国篮协负责,不应通过深篮公司向俱乐部收费参赛这样简单粗暴的方式对待,长此以往,运营方更没有运营、招商动力,反正亏空都由俱乐部补上,无需招商了。

况且,中国篮球联赛职业化20多年来,保证金大家都会交,但NBL、CBA、WCBA甚至目前国内各省级联赛,都从未有过要交费才能参赛的先例。

在文中NBL也提到,希望能打通NBL与CBA共同的发展通道。

NBL俱乐部为冲击CBA,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和财力,但从2017年来,篮协将NBL冲击CBA的大门紧闭,造成CBA后几名球队没有紧迫感,成绩、水平徘徊不前,同时NBL俱乐部冲击CBA积极性严重受挫,直至出现了目前的生存危机。

在NBL俱乐部建议中,应制定两个联赛的升降级制度,采用2年或3年升降级一次的方式,采用2年或3年累计积分的办法(如比赛成绩、俱乐部建设、党建、梯队、硬件设施等),每次升降两支球队。

升降级制度可以调动NBL俱乐部的积极性,刺激CBA队伍,增强紧迫感,提高水平,防止降级。2年或3年一升降级,可保持联赛稳定性,便于两个联赛的共同发展。

情况说明上交后,很快收到回音,10月27日,NBL各俱乐部向中国篮协上交了新的说明,里面提到,“国家体育总局通知各省体育局、文体旅厅转达至各俱乐部,总局对此的态度和意见。鉴于此,关于2022赛季NBL联赛保证金交纳一事,需重新定位和再行商议。”

简单总结就是3个字,不交钱。

NBL的定位,现在要明确吗?

参赛费一事还争议不下,11月4日,深篮公司向NBL的12家俱乐部下发了一份办公文档(PPT),提出了NBL联赛定位的问题,供俱乐部商讨。

其中表示,要将NBL联赛打造成年轻队员通向职业生涯的桥梁,譬如与CUBA合作,成为大学生球员选秀进入职业篮球的通道、国家二队运动员的成长舞台、为CBA联赛和超三联赛培养和输送优秀球员,等等。

另外在与CBA联赛合作问题上,建议NBL与CBDL联赛合作,扩充联赛规模,与CBA球队共同参加举办赛事,展现竞技水平。

11.png

这份PPT再次引发了NBL各俱乐部的不满,长沙勇胜篮球俱乐部总经理罗勇彪告诉记者,NBL联赛自1996年成立至今,绝大多数球队目标均以进入CBA联赛为目标,定位非常清晰。目前12支俱乐部中,头部球队目标依然是进入CBA联赛,中游球队则希望NBL联赛稳定发展,力求队伍的发展建设和在当地的影响力,毕竟NBL所在省市大部分还没有CBA队伍。

深篮公司文件中,未提CBA扩军,而是将 NBL联赛定位成“打造成年轻队员通向职业生涯的桥梁”,为CBA和超三联赛输送人才,为他人做嫁衣,严重弱化或简化了NBL联赛的定位。

“每支NBL队伍少则投入几百万,多则几千万,这些年累计投入过亿的球也有好几支,如果仅仅把队伍定义成CBA和超三联赛的青年队,是在矮化NBL联赛,俱乐部投资人是无法接受的,也会打击投资人的积极性。”罗勇彪说。

此外,在NBL各俱乐部看来,深篮公司在对NBL进行品牌定位时,没有征求任何一家俱乐部意见,没有实地考察和调研各家俱乐部真实生存环境和状态。

而严晓明在接受采访中表示,“从我们跟俱乐部调研的情况看,俱乐部对NBL联赛发展成为一个后备力量摇篮这样的概念五五开,一半的俱乐部认为这想法很好,我们通过这方面我们重新定位可以怎么样,但另外有一些俱乐部还是觉得要这么弄,将来我们怎么走上CBA?”

至于和CBDL联赛合作以及与CBA球队共同参加比赛的模式,罗勇彪举了一个例子,2019年,NBL四强球队应邀参加CBDL联赛,两站比赛,四支NBL球队包揽前四,水平远超CBDL联赛其他球队(实际是各支CBA球队边缘球员和青年队员组成的队伍),未来继续合作,水平悬殊较大,对双方锻炼意义不大,投入和产出不成正比。

但事实上,无论是升降级,还是CBA扩军,目前看来可能性都很小,非常非常小。

“关于NBL跟CBA的升降级的问题,现在CBA公司是20家俱乐部股东组成的一个联赛,是一个股东性质的联赛公司,它是受公司法保护的,你说谁降级?等于说是把人手里的钱直接给剥夺了,这存在法律问题的。”深篮公司总经理严晓明说,“所以从这个层面上来讲,要想说NBL和CBA之间形成升降级关系,就是这有问题,这个事现在是有很大难处的。”

这也正是事情的症结所在,而且看上去,还是个死结。

河北翔篮篮球俱乐部投资人王兴江,同时也是前CBA球队山西队老板,关于升降级提过这样一个建议,就是NBL升上去的球队,先不拿CBA球队5%的股权,从CBA降级的队伍,他在CBA公司的5%股权还可以保留5年,5年内你能打回CBA,股权还是你的。

当然如你所知,现在CBA有些俱乐部,真掉进了NBL,5年内还不一定能打上来,所以这个决议,自然没有通过的可能。

今年的NBL联赛可能取消

面对各方相持不下的局面,11月10日中午12点,中国篮协组织了NBL执委会会议,最终经过投票,通过了这样一份决议:今年NBL联赛不再交纳参赛费用,但今年联赛的所有支出,将在各队交纳的100万元保证金中扣除,多退少补。

此举毫无意外又遭到了12家俱乐部的反对,因为在国内各级联赛中,保证金基本用途有两个,一,如果俱乐部有违规情况,罚款将从保证金中扣除,二,如果俱乐部有欠薪,保证金可能会被用来发放队员被欠的薪水。赛季结束后,保证金会被原路退回,现在突然一下,先扣你40万保证金,用作联赛办赛费用,各俱乐部怎会同意?

但如前所述,执委会中俱乐部的意见根本不可能占据主导力量,因为你只有3票。10日会议中还达成了这样一份决议:深篮公司将于下周一(11月14日)重新截止各队的参赛报名,如参赛队伍不足最低参赛队伍数,将对外宣布今年NBL联赛取消。

而如果报名参赛的队伍达到了8支或以上,新赛季NBL联赛将于2022年11月30日左右开赛。

0.jpg

截至记者发稿时,在是否报名参赛的问题上,NBL的12家俱乐部还暂未达成共识,但有一点很明确,12家俱乐部都希望打比赛,2022赛季NBL联赛应该举办,但不应与NBL未来发展战略放在一起讨论,更不应该涉及深篮公司要求各俱乐部交参赛费,今年深篮经费紧张,没有能力承担运营费用,中国篮协应该放权给第三方来运营,或者由NBL各俱乐部自建运营公司。

在记者看来,这样的诉求,成功概率不算太高,要能成早成了,还用等到今天?

我只是可惜在NBL效力的教练员与队员,他们才是深篮与俱乐部拉锯战中,受损害最大的一批人,他们也是中国篮球的从业人员,水平是没有CBA高,那就该承受没有比赛可打的痛苦吗?

写这篇文章时,我也采访了很多NBL里的教练员、队员,一位教练员告诉记者,我们俱乐部是跟省体育局深度合作,现在因为联赛迟迟不开,导致下拨资金无法到位,运动员和教练员,已经遭遇长达半年的欠薪,如果最终联赛停摆,将会进一步恶化欠薪状况,12家俱乐部加起来,最终有可能涉及200多名职业篮球运动及从业人员的就业和劳资关系处理。

还有一位球员,今年春天刚刚从CBA转去了NBL效力,我问他,最近你们这NBL联赛一直也不开,你练的怎么样?

他说练的挺好的,俱乐部今年还是有想法的,想往上冲一冲。

我问他,工资发了吗?

他说没。

我说一分也没发?

他说是,“从我进队到现在,一分钱都没发。”

推荐文章
广告:
© 2022 咪咕体育直播在线无插件 All rights reserved.